当前位置:首页 > 新能源 > 正文

瞿晓铧:不做行业老大

2020-05-22 03:32:18 来源:敏帛网

  “我觉得我还是太安静了。”被问及最痛恨自己什么缺点,现年51岁的瞿晓铧说。

  回答这个问题时,他右手托着腮,左手拿着一张A4纸,盯着纸上的问题思考了近30秒,与他同屋的三个人也安静地等了30秒。

  瞿晓铧是阿特斯阳光电力集团(以下简称“阿特斯”)的董事长、总裁兼CEO。他安静的“缺点”也明显植入到了公司当中。相比同行而言,阿特斯显得低调许多,但与此相对的另一个事实是,阿特斯也被业内公认为当下中国最为稳健的。

  2014年,阿特斯销售额达到29.6亿美元,出货量为3.15GW,位列天合光能和英利之后。但其营收却同比大幅增长79.2%,净利润达到2.39亿美元,是中国企业中盈利能力最佳的公司。

  不过,突出的业绩也遭来了国外同行的敌意。

  6月初,欧盟委员会宣布,将对阿特斯等三家中国光伏企业征收高额关税,原因是欧盟认定阿特斯违反了最低价格承诺协议。本刊记者了解到,此次事件背后的始作俑者依然是SolarWorld。该公司是2011-2013年以来,美国和欧盟针对中国光伏产业发起“双反”调查的主要幕后推动者。

  过去数年内,无论是美国还是欧盟,“双反”调查更多针对的是尚德、英利和天合光能。彼时,相比这三家公司而言,阿特斯无论从知名度还是公司规模都相对较小。如今,尚德倒下,英利依旧深陷困境,而阿特斯却稳步向前,成为国际竞争对手盯上的“靶子”。

  目前,阿特斯已经针对欧盟提出的问题提供了材料。但47%的平均关税将迫使阿特斯不得不放弃从中国向欧洲供货,而改由海外工厂供货。

  不过,在瞿晓铧眼中,欧洲市场如今形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当别人(欧盟)替你做了(放弃的)决定,你就顺势而为吧。”瞿晓铧平静地说。

  低调创业

  6月30日,南方梅雨天气正盛。苏州高新区一隅,阿特斯位于中国的总部大楼显得十分低调。尽管年销售额已近200亿人民币,但它的门脸甚至不如高新区内的一些小公司大气。

  在排名前几名的光伏企业中,与其他公司“掌舵人”的办公室相比,瞿晓铧的办公室也显得异常简陋,除了办公桌、沙发之外,墙上的几幅字似乎更为显眼。

  曾有拜访者在他的办公室内看到这几幅字后颇有兴趣,让对方意外的是,瞿晓铧事后居然发邮件详细讲述了这几幅字的来历及含义。

  瞿晓铧是典型的“理工男”,戴着眼镜、不善言谈。与他交谈时,需要随时做好“冷场”的准备。

  在业内,很多人也许都不知道阿特斯其实是一家总部在加拿大的外资公司,苏州的办公楼是其在中国的总部。公司的英文名叫Canadian Solar,直译过来为“加拿大公司”,但在中国,瞿晓铧取名“阿特斯”。据说,这个名字与他之前的工作有关,他曾在一家名为ATS的加拿大公司工作过。

  瞿晓铧祖籍苏州,1964年生于北京,198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获学士学位,此后赴加拿大留学并先后获得硕士、博士学位。之后他作为博士后研究员在多伦多大学从事半导体光学设备和的研究。

  获博士后学位后,瞿晓铧进入光伏行业,加入加拿大安达略省电力公司。刚加入公司,他便参与筹建SpheralSolarTMTechnology开发项目,并成为该项目最重要的成员,曾带领一个七人小组,建立了上述项目的试点生产线、诊断实验室和全部检测及实验工具。这是他在光伏领域研究和开发方面首次崭露头角。

  1997年,当加拿大的ATS公司从安达略省电力公司收购Spheral SolarTM后,瞿晓铧也随之加盟ATS公司,并作为ATS公司六人管理团队的成员被派往法国Photowatt公司工作。

  此后,瞿晓铧在ATS及所属的Photowatt光伏公司承担了多种职责,包括采购主管,亚太地区技术副总裁和光伏战略计划及业务开发总监等职务。

  瞿晓铧在法国工作的两年时间里,主要负责硅原料供应链的管理、产品工程以及设计并完成了为全厂服务的质量和产品管理体系。其后他还负责在亚太地区,特别是加拿大和中国进行光伏产品的市场销售和商业开发,为Photowatt成功进入这两个市场起了重要作用。

  但瞿晓铧并不满足。

  “在一个大公司里的一个小的光伏部门工作,每天写写报告,日子过得很清闲,但很没有成就感。”瞿晓铧说。

  “野心”让瞿晓铧在5年之后辞去了工作,准备单干。

  2001年11月,他筹集了几十万加元的启动资金,带着先进的和设备回国创业,在江苏常熟市建起了第一家公司——阿特斯光伏电子(常熟)有限公司。

  五年之后,阿特斯在美国的纳斯达克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在美国纳市上市的企业。

Copyright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敏帛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