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闪婚娇妻要休夫(乐烟儿夜廷琛)阅读

2020-05-23 03:22:52 来源:敏帛网

《》小说主角是乐烟儿夜廷琛,这里提供闪婚娇妻要休夫乐烟儿夜廷琛小说,闪婚娇妻要休夫主要说的是。烟儿觉得很奇怪,她明明刚认识夜廷琛不久,可是现在这么狼狈的时刻听到他的声音,心中居然会觉得松了一口气。

《闪婚娇妻要休夫》精选:

冷得仿佛淬了冰的声音,是夜廷琛。

乐烟儿觉得很奇怪,她明明刚认识夜廷琛不久,可是现在这么狼狈的时刻听到他的声音,心中居然会觉得松了一口气。

林冬陆抬头,看到一个面色冷淡,眸光料峭的英俊男人,他看过来的眼神带着巨大的威压,他说出的话就像命令一样,带着不容反驳的味道,让林冬陆几乎瞬间就条件反射般地松开了手。

乐烟儿一获得自由,立刻向夜廷琛的位置退了半步。

看到女人乖乖地靠了过来,夜廷琛的眼神稍稍回暖了半分。

“遇到麻烦了?”

乐烟儿摇了摇头,她不想让夜廷琛掺和到这些事里面,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没什么,一点误会而已,我们走吧。”

林冬陆好歹也是广盛地产的公子,只是一个转念就认出夜廷琛,他心中也有点吃惊,父亲多次想和夜家合作都未果,乐烟儿怎么会和夜廷琛扯上关系?

但是乐烟儿让她心爱的女人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却不能轻易地让她走。

“恐怕不是误会,我亲眼看到你推若梅,这也是误会吗?”林冬陆质问,然后转头对夜廷琛道,“夜少,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女人过去一年一直纠缠着我和若梅,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乐烟儿气得浑身发抖,她怎么也想不到,她过去喜欢过的人,有一天居然会变成这样。

夜廷琛闻言眸光更是寒闪,面色却不动声色,搂住夜廷琛的细腰将她带进怀中,垂眸冷淡一笑:“我的女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乐烟儿闻言,心口猛地一跳,蓦地抬起头,正对上夜廷琛深邃的眼睛。

他……这是在帮她。

林冬陆微微皱眉,不知怎么的,见到夜廷琛和乐烟儿那么亲密,他的心中竟然有一种揪起来的疼痛感。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他正在慢慢失去。

白若梅见林冬陆失神,轻声提醒:“冬陆……”

林冬陆一凛,把乱七八糟的念头赶出脑海,上前一步道:“夜少难道就这样纵容自己的女人吗?”

“不纵容自己的女人,难道去纵容你的女人?”夜廷琛脸色挂着嘲弄的淡笑,说出的话却比冰还寒,“还是说,你觉得你有资格教我,怎么样对女人?”

这么嚣张,简直是在打林冬陆的脸。

可是林冬陆却不敢对他不敬,如果得罪的L.N.集团,广盛地产也会在A市举步维艰,刚才说出那句话,已经是因为冲动而失礼了。

林冬陆垂首敛眸,遮掩住眼中复杂的情绪:“不敢,是我失礼了。”

夜廷琛再不屑看他们,搂着乐烟儿离开。

等到他们的身影消失,林冬陆仍然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白若梅见了,恼怒地咬紧牙,故作可怜兮兮地说:“冬陆,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吗?”

林冬陆这次难得的没有哄她,只是说:“下次遇到乐烟儿,你不要再理她了,不要让她伤到你。”

白若梅乖乖点头,眼中却一片冰凉。

时间越来越紧迫了,她一定要除掉乐烟儿。

******

回去的一路上,夜廷琛都没有说话。

他目不斜视地开着车,周身都散发着慑人的寒气,昭示着他的心情很不好。

乐烟儿好多次想开口,对他说明这些事,可是在这样的威压下,她的话都到嘴边了又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去。

乐烟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做错了,他们俩不是假结婚吗?为什么他还会这么生气?

可是隐约又觉得有点心虚,她好像是应该把这件事给一个交待。

这样犹豫着,到了别墅,夜廷琛停了车就直接走了,也没等她,她只好自己慢吞吞地走回别墅,等她进门时,夜廷琛已经回自己的房间了。

沈管家问她:“少夫人,少爷是不是有点不高兴?”

岂止是有点,刚才少爷回来时看他的那个眼神,吓得他差点心肌梗塞。

明明走的时候两个人还好好的,回来的时候却是一前一后,少爷脸色还阴沉得吓死人,这明显就是出了什么事。

乐烟儿轻轻咬了下嘴唇,有点尴尬:“可能是我,惹他生气了。”

沈管家笑呵呵的:“少夫人跟少爷道个歉就好了,少爷虽然看起来不近人情,但是谁犯了错,只要认真和他道个歉,少爷都不会太计较。”

沈管家想,居然能把少爷气得那么狠,想必少夫人在少爷心中的分量很是不一般啊,一般人犯再大的错,少爷也不过是冷冷淡淡的,不是他在乎的人,怎么可能真的惹他生气呢?

道歉?乐烟儿想到夜廷琛那双深邃又冰冷的眼睛,还没出场就打了退堂鼓。

乐烟儿回房泡了个澡,一边泡一边想到,他晚上都没有吃什么东西,会不会有点饿?

要不她去给他送点吃的?毕竟他帮了她这么多次,还给她买了这么多衣服,如果不管他,未免也太狼心狗肺了。

夜廷琛的房间就在她隔壁,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举起手准备敲门,可是却又敲不下去,缓缓放下。

乐烟儿有点气恼地转身回房,又有点不放心,再次走到夜廷琛房间前,走过来走过去,就是不能鼓起勇气去敲那个门。

“什么事。”

冰一样的男声响起。

乐烟儿瞬间像是被点穴了一样地立住,左看看右看看,发现空荡荡的走廊只有自己一个人,才确定这个声音来自房间里。

乐烟儿犹豫了一下,轻声问:“夜廷琛,你饿不饿啊?”

里面沉默了一会,乐烟儿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夜廷琛淡淡地说:“不饿。”

“喔。”乐烟儿本来还想借着送宵夜的借口跟他搭句话,这下也不知道怎么接才好,有点沮丧地低下头,慢慢往自己的房间走。

“进来。”男声再次响起

不知道是不是乐烟儿的错觉,好像声音没有刚才冷了。

乐烟儿打开门,小脑袋悄悄探进去,看见里面没有开灯,夜廷琛站在窗前,靠在窗棂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走进去,在一片黑暗中有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四周都静悄悄的,她几乎可以听见他的呼吸声,还有自己有点乱的心跳。

“说吧。”

Copyright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敏帛网 版权所有